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上)

2017/7/12    键睿智库   致力于围绕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在线上和线下搭建活跃的公共交流平台。

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上)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键睿智库联袂举办

纵论中国海洋权益,横览周边邻域局势。谈锋甚锐见犀利观点,心态平和呈大国姿态。7月3日上午,《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键睿智库联袂在位于东京的《日本新华侨报》社举办“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中国南京大学教授、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峰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首席研究员王键应约到会。《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北京大学历史系客座教授、键睿智库高级顾问蒋丰主持了座谈会。

下面为座谈会的摘要。

中国海洋权益问题凸现的三个因素

蒋丰:今天,我们来一起探讨中国海洋权益与周边形势的问题。可以这样讲,海洋权益问题是近年来日益凸显的一个问题,过去,它在中国对外关系中并不占有明显的位置,如今则在我们对外关系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以至影响到中国与大国的关系、中国与周边邻国的关系。我想问朱锋教授,应该怎样理解中国海洋权益问题日益凸显的背景?


朱锋:中国的海洋问题确实是我们现在对外关系、周边外交、国家安全战略的一个突出话题。为什么会有海洋权益争议?为什么围绕海洋安全问题的外交斗争越来越激烈?我觉得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不可忽视。第一个因素是中国的海洋意识和海洋战略主张有了新的觉醒和新的发展。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不断的走向海洋,开拓海洋经济,发展海洋科技,包括进一步促进海洋生态、环境、资源的保护中众所周知,中国历来是一个陆地大国,并非是一个海洋大国。可以说过去300年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就是围绕着农耕经济。但是,我们知道过去400年西方主导的近现代的历史进程,近现代文明的核心就是发现和利用海洋。所以,海洋文明重新塑造人类的文明史,而且也成为东西方之间在过去400年历史进程发生决定性、变化的根本原因。

那么,中国的发展,特别是到了上世纪末,随着国家力量的崛起,我们对海洋的依赖,对海洋开发的国家利益的需求越来越紧。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是我们现在已经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大国,我们商业的海上航线遍布全世界。所以,中国的工业化在走向世界、融入世界的历程中,需要我们要从陆地大国走向海洋大国。这几年海洋问题的上升,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就是中国人开始走向海洋。

第二个因素是中国是整个世界上陆地和海洋邻国最多的国家。这是中国人的宿命。中国有7个海洋邻国,有14个陆地邻国,总共有21个邻国,中国是世界上邻国最多的国家。所以,中国从1840年鸦片战争一直到近现代的历史转型中,遗留下来很多没有解决的陆地和海洋领土边界。陆地边界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到现在,中国通过谈判成功的解决了和11个陆地国家的领土划界问题。但是,海洋领土争议的解决,它的复杂度,技术上的难度以及它对相关的国际法所需要的适应性,要远远超于陆地划界。

海洋划界跟陆地划界是完全两个概念。陆地划界就是划一条线,这边是你的,那边是我的。但海洋划界涉及到三个问题:第一、要确认海洋的地物到底是谁的,然后这个海洋地物能够提出什么样海洋权利主张,然后还要进行海洋权益划界。比如说到底是专属经济区,有没有领海等等这些问题是由国际海洋法规定的,是非常技术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到现在中国已经成功的和11个陆地国家划界,没有划界的就是印度和不丹。问题就在于海洋领土划不了界,就是因为海洋领土的法律争议远远大于简单的陆地领土划界。所以这里面就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第二,就是海洋领土争议的复杂性,它不是简单的我占领了就是我的,或者说我实控了就是我的。它既有历史和法律的背景,同时也需要根据历史的法律依据来重新进行海洋权益、海洋领土主张和的重新划界。这个问题的法律复杂度远远高于陆地边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东海、南海的海洋领土争议迟迟没有得到解决的根本原因。问题的复杂性导致外交谈判的艰巨性。

我们再来谈第三个因素,那就是当中国开始和周边国家积极探讨海洋权益划界、海洋领土争议解决的时候,一个挥之不去的背景,就是中国的崛起。中国崛起的背景,在海洋的投射开始扩大。这就引起了大国最复杂、最敏感权力的争议和冲突。我们都知道钓鱼岛问题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不那么激烈,到了2012年日本的野田政府一定要推动“国有化”的时候,中国一定要作出反应。

再看今天的南海问题。美国历来主张他对南海的主权没有任何实质性的立场,但是今天中国在南海的一举一动,美国都把它放在战略的显微镜下去进行透视。原因是因为中国崛起,中国和地区的主要国家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所以,美国和日本都担心中国有可能利用所谓海洋主权争议的解决进程,作为中国从陆地大国走向海洋大国的一个新的历史进程。它进一步加剧了由大国间的力量对比的变化引发的安全焦虑,甚至担心。也就是说,当中国开始走向海洋,中国开始不断的增强对海洋的领土主权问题解决的时候,大国的权利竞争和战略博弈前所未有的扩大。它使得原来单纯的海洋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争议,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大国博弈。这就导致中国的海洋主权和领土争议、海洋权益划分的相关问题就变成各国媒体、各国智库、各国政界热炒的一个重要话题。

中国海洋权益问题是在补课

蒋丰:刚才,朱锋教授从中国国家转型——从陆地国家转向海洋国家、从中国周边邻国地理位置以及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海洋权益这样三个层面,分析了中国海洋权益问题日益凸现的背景性因素。这样的分析,让我们受益匪浅。与此同时,我注意到,在海外还有一种状况,就是你无论如何做出解释,他都是认为中国在进行海洋扩张。

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海外学者认为中国强大起来走的是一条陆地扩张的道路,现在中国强大起来会不会走一条海洋扩张的道路。王键教授,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王键:刚才朱峰教授从历史到现状都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讲得很好。他是中国国家海洋问题研究的领军人物,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名研究员,我也非常关注这个问题。海洋问题是中国当前尤为重要的国家级的一个大课题。

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2012年中共十八大,胡锦涛总书记在《政治报告》中第一次正式提出中国要建设海洋强国的目标。当时,这个目标引起很多国家关注,与我们有海洋领海纠纷的国家课题组,开始跟踪中国的海洋政策变化。2013年以后,习近平主席又先后提出建设“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其中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建设二十一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大家都知道,关于海上丝绸之路的设想,习近平主席是在印度尼西亚提出的。为什么到印度尼西亚去讲这个话?因为我们和东南亚有着多年的合作和良好的关系,中国和东南亚在2010年就建设了中国东盟的自由贸易区。我们希望与他们有一个共建。

中国要建设海洋强国,有这样几点是不容忽视的。第一,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的海洋贸易大国。中国远洋货轮利用巴拿马运河的次数,恐怕是世界第一位的。中国的货轮经过马六甲海峡,也是排在前列的。所以从这两个就可以看出来,中国现在确实是一个海上贸易大国。第二,中国历史上曾有郑和下西洋,那时当时中国人海洋思想具体体现。认真观察那段历史,就会发现郑和下西洋并没有去占领其他国家的领土、领海,也没有一路上去做什么海盗,而是去传播中国的文明,介绍中国的先进文化。第三,我们应该看到前几年国务院新闻办发表的一个有关中国和平发展的白皮书,强调中国今后的发展是和平发展,不以扩张领土、扩张领海作为自己发展海洋事业的必要前提,我们一定要走不同于欧美,包括日本那样的海洋列强走过的路。

对于认为中国要进行海洋扩张的人。我们应该告诉他们:中国的海洋权益至今还没有完全确立起来,我们海外经济利益,包括我们的海外侨民利益,还在受到损害。过去,中国国家力量薄弱,保护不了这些。今天,中国是在补课,抓紧把这块做好。我们明确向世人宣布,中国不做侵略国家,但是也要保护自己的海外利益。

今年,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正式下水,未来我们还要建设八艘航母。干什么呢?就是要保护中国的海洋权益。有一些周边小国,看见中国维护海洋权益,就说中国是在扩张,这是不对的。中国有自己应该拿回来的利益。

我要强调的是,中国还要不断地加强自己的海洋保护力量。我们知道,孙中山先生在他有生之年,多次喊出了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海洋权益,没有海洋权益中国强不了。他也多次呼吁要建设强大的海军,但都是没有实现。现在的中国,是实现这个梦想的时候了。没有一个强大的海军,就无法成为强大的海上大国。做不到海洋大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以及“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都没有保障。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