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中)

2017/7/13    键睿智库   致力于围绕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在线上和线下搭建活跃的公共交流平台。

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中)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键睿智库联袂举办

(接上期推送)

中国海洋权益问题是在补课

蒋丰:刚才,朱锋教授从中国国家转型——从陆地国家转向海洋国家、从中国周边邻国地理位置以及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海洋权益这样三个层面,分析了中国海洋权益问题日益凸现的背景性因素。这样的分析,让我们受益匪浅。与此同时,我注意到,在海外还有一种状况,就是你无论如何做出解释,他都是认为中国在进行海洋扩张。

包括日本在内的一些海外学者认为中国强大起来走的是一条陆地扩张的道路,现在中国强大起来会不会走一条海洋扩张的道路。王键教授,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王键:刚才朱峰教授从历史到现状都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讲得很好。他是中国国家海洋问题研究的领军人物,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名研究员,我也非常关注这个问题。海洋问题是中国当前尤为重要的国家级的一个大课题。

我们不妨先回顾一下。2012年中共十八大,胡锦涛总书记在《政治报告》中第一次正式提出中国要建设海洋强国的目标。当时,这个目标引起很多国家关注,与我们有海洋领海纠纷的国家课题组,开始跟踪中国的海洋政策变化。2013年以后,习近平主席又先后提出建设“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其中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建设二十一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大家都知道,关于海上丝绸之路的设想,习近平主席是在印度尼西亚提出的。为什么到印度尼西亚去讲这个话?因为我们和东南亚有着多年的合作和良好的关系,中国和东南亚在2010年就建设了中国东盟的自由贸易区。我们希望与他们有一个共建。

中国要建设海洋强国,有这样几点是不容忽视的。第一,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的海洋贸易大国。中国远洋货轮利用巴拿马运河的次数,恐怕是世界第一位的。中国的货轮经过马六甲海峡,也是排在前列的。所以从这两个就可以看出来,中国现在确实是一个海上贸易大国。第二,中国历史上曾有郑和下西洋,那时当时中国人海洋思想具体体现。认真观察那段历史,就会发现郑和下西洋并没有去占领其他国家的领土、领海,也没有一路上去做什么海盗,而是去传播中国的文明,介绍中国的先进文化。第三,我们应该看到前几年国务院新闻办发表的一个有关中国和平发展的白皮书,强调中国今后的发展是和平发展,不以扩张领土、扩张领海作为自己发展海洋事业的必要前提,我们一定要走不同于欧美,包括日本那样的海洋列强走过的路。

对于认为中国要进行海洋扩张的人。我们应该告诉他们:中国的海洋权益至今还没有完全确立起来,我们海外经济利益,包括我们的海外侨民利益,还在受到损害。过去,中国国家力量薄弱,保护不了这些。今天,中国是在补课,抓紧把这块做好。我们明确向世人宣布,中国不做侵略国家,但是也要保护自己的海外利益。

今年,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正式下水,未来我们还要建设八艘航母。干什么呢?就是要保护中国的海洋权益。有一些周边小国,看见中国维护海洋权益,就说中国是在扩张,这是不对的。中国有自己应该拿回来的利益。

我要强调的是,中国还要不断地加强自己的海洋保护力量。我们知道,孙中山先生在他有生之年,多次喊出了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海洋权益,没有海洋权益中国强不了。他也多次呼吁要建设强大的海军,但都是没有实现。现在的中国,是实现这个梦想的时候了。没有一个强大的海军,就无法成为强大的海上大国。做不到海洋大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以及“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都没有保障。

中国做海洋大国不仅取决于拥有几艘航母

蒋丰:王键教授回应了世界上十分关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在经济上发展起来以后,会不会走海洋扩张道路的问题。他的提示非常好,中国在海洋权益问题不是做多了,而是还有很多未做。接下来,我想请朱锋教授做一个延续展开,那就是中国要做海洋大国的蓝图是什么?比如说,许多国家热炒中国在南海填岛造地,他们总是关心到底要搞多大面积?未来应该怎样与中国相处?

朱锋:未来中国海洋强国的发展蓝图,在中国政府的许多文件中都有涉及。中国的海洋大国的核心是海洋经济强国,海洋科技强国,海洋资源强国,在21世纪的今天,如果说只是简单的填岛就能填出一个海洋强国,那是完全不可想象的,或者说根本是误导性的。因为填岛是填不出实质性的海洋强国。那么问题就在于海洋强国的内在的架构是什么?这正是刚才王键教授谈到的中国需要保护海洋权益。

中国的海洋权益保护不仅仅要根据国际法,还应该享有我们的专属经济区、领海、大陆架(毗邻区)等各种相关的海洋权益。最重要的是中国的海洋领土争议,要有一个实质性的解决。像现在有争议的南沙群岛问题,根据波茨坦公告,战前日本占领的这些领土都要还给亚洲各国。在整个二战期间南沙群岛和西山群岛被日本人占领,统称叫“西南群岛”。所以,我们说根据战后处理亚洲事务的相关国际法文件,西沙群岛当然归属中国。

1946年的11月,中国海军曾与美国军舰一起收复西沙、南沙失地,而且用当时军舰的名字命名岛屿,比如说现在西沙群岛最大的岛屿叫永兴岛,就是用当年美国海军的“永兴舰”来命名。南沙群岛最大的岛屿叫太平岛,也是用美国海军的太平舰的名字命名的。无论是历史的依据还是相关的国际法规则,中国对南沙、西沙享有主权都是一个不可争议的事实。当年,南京政府划界九段线,从我们现在查到的历史档案,国民政府是跟美国人交涉过的,美国当时没有任何异议。这在当时不仅是中国作为二战胜利国维护中国南海岛屿主权的实质性的举动,更重要的是协助战后的美国共同重新建立和发展二战后的亚洲安全秩序。

那么,美国为什么现在不承认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上个世纪40年代的时候,中国是美国在亚洲最大的盟友,直至60、70年代,中国的实力对美日来说根本不构成什么威胁。但是,今天中国已被美国、日本视为亚洲或者整个亚太地区最大的战略竞争者。时过境迁,美日在南海领土争议上完全采取了双重标准。所以,对中国来讲,解决现在南海岛礁主权问题,是要给中国,给地区一个历史的公正,你不能说因为中国膀大腰圆了,你原来的权益就不合法。我们说对中国人来说是不公平的。所以,今天即便是中国将南海的岛礁主权和海洋权益作为周边外交的一个重点,也不能说就是一个简单的中国领土扩展问题。这些问题或者这样的指责我们是不能接受的。

另外要看到,现在整个全球海洋领域是国际法管辖程度最高,国际合作全球治理机制最健全的。美国人指责中国违背所谓的航行自由,但是我们说中国恰恰是航行自由最大的受益者。我们也没有任何实际举动去妨碍任何国家的航行自由。现在,西方媒体动不动就说南海领域每年有5万亿美元的贸易,但这5万亿美元的贸易中,有60%是中国的。因此,中国是南海自由航行的最大受益者,也是南海自由航行的最大的维护者。

我们今天审视中国的海洋战略,核心的问题是三个要素:第一、我们要合作;第二、要讲规则和自理。中国一个国家是搞不定的全球海洋,它是人类的公共产业。海洋不仅是世界航运的通道,更是世界资源的主要来源,海洋更关系到未来地球的生态环境等一系列的核心问题。所以不管中国的海洋战略有什么样的蓝图,通过合作,依据国际法共同的来推进和发展海洋领域的全球治理进程,都是我们无法回避的基本选择。第三,就是要在法律的依据上更加合理、积极的来解决这些海洋领土和海洋权益的争议。

从这些角度来讲,我觉得中国的海洋战略很简单,就是内外结合。内就是我们要不断的增强我们海洋科技、海洋环境、海洋生态、海洋航运,包括海洋权益保护的内在的能力建设。而这种能力建设中,海军的建设只占据很小的部分。21世纪的海洋大国已经无法去复制18世纪到20世纪海洋军事强国的所谓的过去的历史模式。如果中国要去重复的话,那中国的海洋强国就首先是海洋军事强国,那一定是错的。所以,我并不看重中国有多少个航母,我只是看中国在海洋有多大的科技、经济、法律和制度能力。

还有,今天当中国成为海洋强国的时候,我们对世界更好的利用海洋能够作出什么样的贡献?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我刚才讲过,海洋是全球的公共利益。海洋的资源环境、生态的保护和发展是全球的公共产品。所以,中国走向海洋的进程,一定是一个更加合作的进程。现在的媒体也好,包括日本也好,美国也好,不能只是把中国海洋利益的发展仅仅狭隘的、简单的锁定在说中国现在建岛,认为中国就想把南海拿回来,中国就想在钓鱼岛问题上跟日本人搞别扭。这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从台湾问题到台海问题

蒋丰:好!刚才朱锋教授解决中国海洋权益的路径上谈了他见解。现在我想请教王键教授,谈南海问题自然离不开台海两岸问题。台湾当局的蓝、绿两方对此也有不同的表态,未来也充满变数。您认为在南海问题上,两岸关系能够起到的作用是什么?或者说两岸关系对南海问题的影响是什么?

王键:我们不妨回顾一下。首先,马英九在2008带领国民党再度执政。他做了8年,直至2016年。在马英九执政时期,大陆多次提出两岸在南海问题上应该合作,共同维护我们中华民族在南海的海洋权益。但是,我们这个美好的愿望最后没有落实到实处,因为台湾当局在南海问题上,其实不止南海问题上,在东海问题上,包括钓鱼岛问题上,始终坚持不和大陆合作。无论是民进党当局,还是国民党当局,在这个问题上基本都是一致的,就是不和大陆合作。

其次,两岸关系也存在一个两岸的海洋关系。6月26日,美国宣布了修订的国防法案,表示今后美国军舰可以停靠台湾的港口。台湾的报道称是高雄。这个问题非常严峻,导致台湾问题衍生为台海问题。台湾问题指的是我们解决两岸和平统一、实现一国两制的问题,而台海问题则不仅仅是简单的两岸的关系问题,还涉及到了美国的因素。据台湾媒体报道,今后美军可能还会要求停靠南海的最大岛屿太平岛,这就形成了对中国海洋权益以及南海的空前威胁,增加了对中国的战略威慑。

从美军的军舰停靠台湾还带出一个新话题。近日台湾的报道都在讲,如果一旦大陆武力进攻台湾,台湾的军舰都要战略转移到美国的港口寻求保护。这已经是美国公然军事介入我们两岸的问题了。这又是一个新的难题、新的课题。去年2016年5月20日民进党再次执政,两岸的政治关系处于完全停摆状态。民进党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和大陆的正面接触基本都停了。现在,岛内实施“去中国化”,已经到了异常疯狂的地步。近日,他们刚刚决定,把所有有关蒋介石记载的,包括文物,包括图书馆,包括蒋公的纪念馆都关掉、撤掉。“去蒋化”是什么?就是“去中国化”。“去中国化”实际上就是文化台独的标志。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在海洋问题上不可能奢望和台湾搞什么合作。

朱锋:我这里加一句,就是刚才王教授谈两岸关系谈得非常深刻、全面,我增加一句。就是我刚才讲中国的海洋战略本质必须是和平、合作,以及提供为人类更好的发展海洋作为公共产品,否则绝不会成功的。但是这里面的问题就是中国的海洋战略,在维护自己的海洋主权权益的过程当中,如果别的国家,别的地区的行为,相关的实体做了一些不恰当的事情,实质性的威胁到了中国的海洋领土主权和相关权益,那我们只能是迫于反击。所以,就像刚才王教授说的,比如说如果美国军舰要停靠南沙的太平岛,甚至要将现在的太平岛由美国来进行重新军事化的话,那这会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

同样,另外一个问题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中日关系上,一方面中国只是象征性的将海警船进入钓鱼岛,一个月就三次。我们从2012年9月到现在已经5年了,我们在钓鱼岛宣誓主权没有做任何实质性的提升所谓中国介入的行为和程度。但是,日本却借着钓鱼岛争议,将西南诸岛防御实质化。如果日本借着这个问题加强对中国海洋航行自由的实质性的威胁和挑战,那也将迫使中国作出反应。

从这个角度来讲,亚太周边的国家如何客观、准确、合理的解读中国的海洋战略,以及彼此能够在21世纪都能用一种合理的对话的合作方式来反映各自的海洋安全和权益的关注,是一个核心的话题。

中国应强化内功对付挑战

蒋丰:正好,就这个问题我还想再次请教朱锋教授。中日两国如果从历史上来看,选择共同发展目标的时机并不多的。或许可以这样讲,在明治维新以后,中日两国曾经选择过一个相同的要走近代化国家的道路。但是,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以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为一个重要节点,中国的近代化路程被中断了。日本把这场战争称为“明治青春的战争”。也就是说,中国的近代化被日本阻隔搁浅了。

现在,中日两国有了一个共同的发展目标,中国要建设海洋大国,日本要建设海洋强国。看起来这是一个共同的发展目标,但这个目标实施过程中,一定会有相互冲撞的地方。近现代史上日本与中国冲撞,还是日本一个国家与中国冲撞,而现在日本准备与中国进行冲撞,背后有美国和中国周边一些邻国。您怎样预测中日两国在建设海洋大国和海洋强国相同目标中的相互冲撞?

朱锋:蒋老师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中日关系现在的确存在着诸多的问题。中日关系要改善路途漫长,甚至前景难判,但我是谨慎的乐观派。

话题如果回到日本的明治时代,为什么明治改革之后日本迅速走上军国主义扩张道路并侵略中国,日本为什么会利用中国作为踏板,开始日本真正的现代化进程?

有些日本人说这是因为中国太弱,还有日本右翼说中国是以弱来诱惑日本侵略中国。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切肤之痛不是日本,是我们当时体制的昏庸和腐败。我们说晚清的体制以及当时的整个社会缺乏革新机制,对世界没有一个全面、合理的、客观的眼光,在中国周边已经出现李鸿章说的4000年未有大变局的情况下,我们缺乏革新的决心。所以中日两国在近代史上不同历史进程的本质,我很坦率地说是中国人自己不行。如今150年过去了,我们是否还要重复这个历史的故事?中国面对着日本以及日本背后的美国,这是一种挑战。但是,坦率的说,我认为最大的挑战依然是我们是否具有革新的勇气和决心。如果中国人不能看到这一点,我们还会面临第二次历史的苦难。我坚信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日本明治时代的中国,我坚信未来的中国也不会再去重复晚清时中国人非常痛苦的经历。中国人只要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只要对世界有客观、准确的认识,有改革自己、振兴自己的决心和勇气,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真正威胁到中国。

我是研究国际关系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外交和战略的持续性、有效性都在于国内体制的成熟、社会的凝聚和民众坚定的意志。所以,对刚才蒋丰老师的问题,我认为回答起来很简单。答案不在于日本、美国对中国做什么,答案在于我们中国人能否借今天这样一个新的历程的严峻挑战要开始来临的时候,我们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变革自己。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