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下)

2017/7/13    键睿智库   致力于围绕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在线上和线下搭建活跃的公共交流平台。

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下)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与键睿智库联袂举办

(接上期推送)

中日关系的关键在于落实好四个政治文件

蒋丰:好,那么接下来我还要请教王教授。我相信您在研究两岸关系问题以及研究中日关系问题的时候,都会深切地感受到中国海洋权益问题在其中的份量是越来越重,越来越凸显。因此,日本方面有一种观点,认为过去中日恢复邦交以来的四个历史政治文件,已不足以来指导未来的中日关系。也就是说中日关系应该有第五个政治文件产生。而第五个政治文件里应有的内容,不是在重复过去所说的历史问题、两岸关系问题、人权问题等等,应该增加更为重要的就是海洋问题,也就是说海洋问题应该成为中日关系第五个政治文件中的重要内容您对此有什么见解?


王键:我们知道,5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代表、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以及安倍的首席秘书官。据媒体报道,双方谈得不错,二阶俊博还转交了安倍晋三的亲笔信,并提出了四条建议。二阶俊博回国后给安倍首相做了汇报。随后他对记者说中日关系改善的空气非常浓厚,中日两国签订第五个政治文件的条件已经具备。


就我个人的观察,中日两国恢复邦交后已经有四个政治文件,此外还有一个四项原则共识。那么,是不还需要再签订第五个政治文件呢?我个人认为目前中日两国签订第五个政治文件无论是政治气侯,还是现实的情况,都不具备条件。我本人相当不赞同。为什么呢?因为那四个政治文件还没有得到完全落实。日本屡屡在台湾问题上向我们发难。在四个政治文件、四项原则共识都没有得到完整的兑现的前提下,要签订第五个政治文件是不合适的。蒋丰老师刚才说第五个政治文件中应有海洋问题,但我个人并不认为签订了第五个政治文件就可以解决中日两国的海洋权益之争的问题。

南海战略博弈的序幕刚刚拉开

蒋丰:朱锋教授,我还有一个问题要请教您。那就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南海政策与特朗普南海政策是否有不同点?您对特朗普的南海政策有什么预测?

朱锋:首先,我想指出,特朗普的南海政策与奥巴马的南海政策没有不同。他们之间不但有很大的连续性,特朗普的南海政策比奥巴马的南海政策还会更加强硬、更加具有攻击性。这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就是今年的1月11日美国国务卿在美国国会提名的听证答辩上,在南海问题上所做的表述,完全是超级强硬,甚至说要阻止中国在南海再建岛礁的努力,中国在南海岛礁的建设是不合法等等这些。当然,特朗普上台以后,南海政策相对来说有所调整。

我认为这个调整不是一个政策调整,这是一个处理问题的先后次序的调整。因为特朗普上台以后把朝鲜问题列为他最大的优先事项,他还要拉着中国一起在朝鲜问题上有实质性的行动,想要推动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给予更加强硬的管制措施。所以,朝鲜问题变成不仅是特朗普亚太安全战略中的最重要问题,也试图想把朝鲜问题变成所谓向中国示好的一个噱头,就是你在这个问题上帮了我,我在别的问题上帮帮你。所以特朗普在(推特)上说,在朝鲜问题上中美如果能够有所行动,那中美的合作会比在贸易问题上达成的协议更重要。但是,最近确实风向似乎有点转,一方面是美国开始宣布对中国的丹东银行以及海运的两个企业和个人进行制裁,另一方面美国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最近在中国问题上狠狠的批评中国,美国又有新的驱逐舰进入西沙群岛的十二海里海域,这是一种公然的军事挑衅。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到底关注什么,它的核心或者说主要的安全目标和外交目标是什么?我们可以数一下:第一,就是先给中国戴一个大帽子,这个大帽子就是我们在南沙的七个岛礁的建设,等同于所谓军事化。但我们说得很清楚,我们在南沙的这些岛礁建设:一、是为了提供南海开发、环境保护的公共产品。二、即使有防御性的措施,也是必要的,但是有限的。美国现在是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把我们现在开发岛礁的合理的有限的防恐行为都定义为军事。   

第二,美国把中国岛礁建设的军事化视为是整个南海海上安全的最大威胁。这个威胁不仅有可能对美国进出太平洋和印度洋带来威胁,而且会使得中国有能力对周边这些中小国家实施强制军事行动。所谓强制军事行动就是中国有了更好的军事的手段,今后可能用军事方式来收回这些被占岛礁。所以,在外交问题上美国定义得也很严重。

第三、中国在南海岛礁建设影响力的扩大和美国在整个西太平洋构成了中美战略影响力的一种竞争和角逐。如果美国默许中国在南海岛礁建设所形成的这样一种中国战略影响力和海上军事影响力存在的扩大,那就等于说中美在东盟的影响力就一升一降。中国开始上升美国开始下降。那美国说这口气怎么咽得下去呢?而且后面可能产生连锁反应。所以南海岛礁建设已经变成中美在西太平洋影响力竞争力的试金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特朗普政策有可能在南海问题上采取更加强硬的,甚至不惜对抗的措施。这种措施不仅有可能增加美国航行自由的所谓军舰、飞机、穿越和飞越中国在建岛礁或者其他南海岛焦的频率和次数。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美国也是在拉拢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包括一些国家来进行所谓的南海外交的新的阵营化,要孤立中国。我们都知道今年日本最大的直升机航母“出云号”已经在南海和美国进行了军事演习,加大了军事介入、军事投入。所以南海的战略博弈,我可以非常准确的告诉大家,序幕刚刚拉开。

经济援助只能是配套手段之一

蒋丰:现在我把话题要转给王键教授。海外现在有这样的一种评论,就是说我们对越南也好、菲律宾也好,是采取尽最大的忍耐的办法,包括经济上的援助的办法来化解矛盾。但是也有的看法,认为现在这样对越南,对菲律宾的做法是一种养虎为患的政策。未来这几个国家在周边,特别是发展起来或者是重新得到了美国跟日本的强有力的支援以后,会导致南海问题更加恶化。您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中国需要调整什么吗?

王键:我首先同意朱锋教授刚才讲的,我们面临的南海的这场大戏刚刚开始。刚才蒋丰老师讲到,我们对待包括越南还有菲律宾还有其他的一些国家,是采取了以和为贵,以经济合作为前提的非常友好的外交。特别是我们知道中国和越南实现了高层互访,越南的国家主席、总理和我们在各个场合都有一些接触,中越两国的经济贸易往来这几年应该说发展也不错,中国对越南应该说做的很多是经济上的行为,虽然是越南占有我们20多个岛屿,是侵占我们南海领域最多的国家,但中国仍然对越南采取通过和平协商、经济合作来逐步解决海岛的争端问题。

再就是菲律宾。菲律宾现在是换了一个总统杜特尔特。这个人是个非常特殊的人物。大家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个有个性的人,这个杜特尔特也是个有个性的人。他上台很快就调整对华的姿态,来北京访问。这个就不用讲了,我们花费160亿美元以贷款形式及各种形式援助菲律宾,他得到实惠了,回到菲律宾后,菲律宾人都感谢他,拿回这么多钱。他说我拿这些钱干什么?主要发展菲律宾的教育交通,给老百姓带来好处。这样,他的支持率就上升了。尽管他暂缓了在南海问题和中国的对峙,但是小动作却是不断的。

我个人感觉中国面对像越南、菲律宾这样的国家,仅仅通过经济合作和援助,可能一时缓解矛盾。有些时候战略需要退一步进两步的。因为南海不仅仅面临这几个小国的问题,它有美日等大国的介入。这样的一个南海国际博弈的局势,已经出现了多重交织的局面。我们不仅面临着越南、菲律宾,我们知道还有印尼、马来西亚等,而且在我们的南海也曾经出现了英国的飞机、法国的军舰,印度的军舰也要过来。所以,南海现在对我们非常的严峻。

现在,我们还需要练内功。我们中国现在还没有一部自己的海洋法,我们的海洋权益,我们的海洋法建设,我们的海洋整个的发展规划还要加强做。还是要有战略定力,把自己发展海洋雄心壮志,把我们的海洋力量真正的提高。我想这是最关键的。仅仅是通过经济让利、经济援助,只能解决暂时的问题,而且一旦形成定势,还被一些无赖的国家当做一种过一段时间就要跟你要钱,你不给他就给你挑挑事。经济援助只能作为配套手段之一,但不能作为主要的手段,这样就麻烦了。

蒋丰:今天朱锋教授、王键教授就还海内外关心的中国海洋权益问题和周边形势畅谈了自己的看法,我们受益匪浅。座谈会到此圆满结束,谢谢两位教授!


【往期回顾】

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上)

中国海洋权益问题与周边形势座谈会(中)

(全文完)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