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会议】“新时期日本的海洋战略——面向开放稳定的海洋”国际研讨会(上)

2017/8/3    键睿智库   致力于围绕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在线上和线下搭建活跃的公共交流平台。


“新时期日本的海洋战略

——面向开放稳定的海洋”

国际研讨会回顾(上)

时间:2017年7月3日(周二)

13点30分~17点40分


地点:日本国际论坛会议室

出席嘉宾:

【日本方面】

伊藤刚 日本国际论坛高级研究员、明治大学教授

桥本宏 日本国际论坛理事长

山田吉彦 东海大学教授

都留康子 上智大学教授

畠山京子 关西外国语大学副教授

鹤田顺 明治学院大学副教授

渡边紫乃 上智大学教授


【中国方面】

朱锋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王键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杜进 拓殖大学教授

苏少卿 键睿智库 创始人、CEO


【事务局】 

渡边茧 专务理事

矢野卓也 研究中心负责人

菊池誉名 主任研究员

伊藤将宪 事务局长

高畑洋平 主任研究员

胜川照夫 研究员

田中翔子 研究助手

佐藤光 临时研究员(本研究会助手)

本次研讨会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亚洲海洋秩序的现状与课题”,第二部分为“面向中日关系的稳定与互信”。

第一部分:亚洲海洋秩序的现状与课题

山田吉彦 

东海大学教授

当前,日本大约有20兆日元的国际贸易额要经过南海,如果算上从中东等地进口的石油,南海对日本的意义就更加重大。中国如果要推进“一带一路”,从北冰洋航线进入海洋,也必须经过日本。从这个角度考虑,南北两个方向,即马六甲海峡和北冰洋航线的安全,都需要两国之间的合作来保证。

所以,当前各国都在加强海上警备力量的联合,以及对海洋安全的保护。这也意味着偶发的军事冲突要尽量避免。优先摸索海上警备力量的合作,最有效的方法是根据国际法,构建和平的国际关系。

朱锋 

南京大学中国南海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从石油进口的角度来说,马六甲海峡对中国的意义比10年前要重要很多。马六甲海峡对中国经济非常重要,讨论怎样让中国绕开马六甲海峡的方案都是没有意义的。目前对于中国经济来说,80%以上的威胁来自于海盗的威胁,而其他国家的威胁只占不到2%。从经贸活动的角度来考虑,中国和日本这样的贸易国家最担心的是海洋的威胁,这是战略性的。美国、日本一方和中国一方,只要不出现冷战,就不会有军事上的相互威胁。

21世纪的时代不会再出现如同19世纪一样的海上军事大国。中国的发展目标虽然是海洋大国,但并不是海上军事大国。如果中国的目标是海上军事大国,那就相当于和美国,日本,以及亚洲所有的国家为敌。虽然当前也有人担心中国的军事威胁,但只要能够通过贸易等经济活动来进口资源,就没有必要通过军事手段来获取资源。中国现在正在探索如何构建安全可信的海洋战略,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中国越是成为海洋大国,就越需要和周边国家构建合作关系。环境保护、资源节约当然也属于合作关系,但更重要的是中国的海洋大国战略不可能离开日本的合作而单独存在。

都留康子 

上智大学教授

日中两国目前存在着互不理解对方海洋政策的问题。日本的海洋政策是基于2007年的海洋基本法制定的。将海洋基本法落实下来的文件,就是《海洋基本计划》。这份文件经过了两次审议,才最终确定下来。《海洋基本计划》的主要内容是,将日本从“被海洋保护的国家”变成“保护海洋的国家”。具体做法是:保护安全、稳定、高效率的海上运输通道,将海洋改造为受法律保护的人类公共财产。这个说法的意思是,要通过与中国、韩国等国家的合作,尊重和保护各自的领海,同时要将海洋安全提升到环境保护、资源管理的层次。

日本制定《海洋基本法》之后就设立了海洋政策本部,改变了省厅分割的海洋政策制定模式,但是没有达到更高的水平。之前日本将渔业作为国家利益的重点,东海资源的开采等问题都交给了通产省来管辖。这样的体制造成了各省厅之间缺乏联络,没有一个统一规划。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开始将关注点投向海洋。综合海洋政策本部就是为了消除省厅间缺乏沟通的问题设立的,因为当前日本还是没有制定出有效的海洋政策。也就是说,现在日本还没有考虑出一个统一的海洋政策。日本在2007年已经提出了“海洋国家”的目标,但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海洋国家,还需要认真考虑。

畠山京子 

关西外国语大学副教授

在亚洲局势趋于不稳的今天,日本海上保安厅的作用越来越明显。在对航行安全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日本也在和越南、菲律宾等国家进行构建海上行动能力的援助,开始涉足安全保障领域。“海保”作用增强的背景之一,是中国国力的增强,原有的亚洲力量平衡被打破;同时,东盟地区论坛等会议通过的各项规范、国际法的重要性越来越得到重视,也是“海保”作用增强的原因之一。也就是说,贸易的扩大和东盟地区论坛制度深化的结果之一,就是破坏国际秩序、实施战争的成本显著增高,因此,海上自卫队的活动相应减少了,海上保安厅的活动相应增加了。

在相互依存和制度深化的今天,非传统安全问题的重要性正在增加。因此,以安保为目的的海上保卫活动和安全稳定就紧密地联系了起来。所以,以解决海盗问题为主要目标的海上保安厅,最近几年加强了人才培养等软性的能力提高行动。为了增强海上行动能力,日本加强了巡视舰等装备的供应。

因此,我的结论是,随着各项制度的逐步深化和法律的作用、正统性得到认可是紧密相连的。日本目前是在避免军事对立的基础上追求本国的利益,同时用安全、正统、不给他国造成威胁的方式强化“海保”的作用。日本通过以海上支援为目的的对话行为,谋求东盟国家的执法能力和遵守国际规则的能力。因此,日本所发展的“同盟”是为了强化国际法的作用而存在的,与中国的崛起形成了平衡,有利于地区的稳定,以及现状的维持。

鹤田顺 

明治大学副教授

在处理国家关系时,法律的运用很多时候能够否定国家主权的绝对性,与权力形成对峙。目前,南海周边国家间的纷争不断。为了维护亚洲海洋事务的稳定和制衡各国间的力量,我们必须重视法律的运用。首先最重要的是从现有的国际海洋法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找到,哪些行为是被法律允许的,哪些行为又是不被法律接纳的。然后从国际法的角度进行归纳和整理。最后我们应该把法律中那些不明确的条文以及不足之处作为课题进行探讨。

正是因为现有国际海洋法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存在解释不明的地方,各个国家才会有不同的解释和反应。对于那些有多种解释的条约,我们应该对其进行明确。这样才能在产生具体国家矛盾前做好准备,防止冲突发生。也就是说,我们需要适当地管理差异,建立具有实效性的危机管理机制。

另一方面,在适当时候建立新的规章制度,适当修改现有法律也是可以的。而这件事情是否能成功,很大程度上与要求的合理性、提出该要求的国家的影响力、提出的时机以及各国间利益的分配有关。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建立比现状更好的国际秩序”。

而中国提出的海洋新秩序虽然经过了经过了国际仲裁法院的判决,仍旧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国际上到底应该用中国的提议还是维持以前的秩序,依旧没人能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自由讨论

杜进:虽说中国进军海洋的行为带来了亚洲国际环境的波动,但另一方面这也是日本积极地承担美日同盟的代价。这导致了美国向亚洲的进军。因此,很多人会认为中国是国际关系的破坏者。


山田:从亚洲海洋安全保障问题和日美安保条约的角度来说,两者其实内容相差很大。尤其是在应对海盗问题方面,日美安保条约就有些不同。但是在处理钓鱼岛问题上,我认为还是可以做参考的。


畠山:中日两国力量相差悬殊。从日本的角度来说,可以依照中日的共同利益来制定战略。此外,日美同盟很有可能会随着中国的崛起而负担变重,从而出现裂痕


杜进:国际规则中那些含糊不清的地方今后肯定会得到改正。目前我们不应该只局限于美国和日本之间,更应该让中国也加入进来,一起进行对话。


朱锋:中国方面已经接受了“国家领海三海里”原则,但是不能承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模糊不清的地方,以及国际仲裁法院的判决。


都留:虽说以前,国际海洋条约中欧美列强的色彩很浓。但如今新的条约也包含了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意见,我们不能再说这些条约被欧美列强主导了。


朱锋: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没有具体改善的情况下,国家间产生不同解释是理所当然的。就比如说冲之鸟礁问题,日本和中国以及其他的亚洲国家之间意见就很不一样。日本的确很擅长利用条约,但是要求中国也能同样地去接受的话,这是不可能的。


鹤田:中国可谓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受益者。例如在马六甲海峡问题上,国际法允许各国自由通行,中国在贸易上获得了很多利益。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