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泰平 |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从奉命在东京采访联合国大会说起

2021/10/12    王泰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日友好协会理事



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
——从奉命在东京采访联合国大会说起


王泰平

外交部前大使、

南京大学华智研究院高级顾问


1950年时的新华社大门——北京国会街26号(现宣武门西大街57号)。(来源:新华通讯社)

1969年5月,笔者受外交部和新华社联合派遣,以记者名义赴东京常驻,一身二任,在特殊时期承担新闻采写和内部调研双重使命。到任时,驻日记者只有两个人。我们主动给新华社发稿,还经常接到新华社布置的专题采访任务。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就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进行表决。在这一个星期之前,新华社从北京来电,指示我们“在表决的当天要迅速、详细发回有关消息”。
当时,新华社在联合国和美国都无常驻记者,同美欧等西方的通讯社也无合作关系,我们这个新华社在东京的据点自然成了了解国际动态的重要渠道。
接到上述指示后,我们深感责任重大,立即连夜商议,一致认为完成这个紧迫而艰巨的政治任务的最好办法,就是请日本最大的通讯社——共同通讯社——予以协助。日本还有一家大通讯社,即时事通讯社。相比之下,中国常驻东京的记者与共同社的关系更为密切。因为该通讯社从社长到一批编辑、记者都对中国很友好,与我们交往甚多。
于是,我去找共同社的政治部长远藤胜巳求助。同行关系,我们很熟,在中日两国尚未恢复邦交的情况下,是很难得的朋友。此友正值不惑之年,身材魁梧,嗓音洪亮,性格豪爽,举止洒脱,待人又很热情,与一般日本人煞是不同,堪称一位“稀世豪杰”。他得知我的来意后,痛快地表示愿意尽力相助,经请示后很快就做了肯定的答复,并告我,他已在共同社内为我发稿做好了安排。
联大开会那天,我偕一名华侨助手来到共同社。远藤为我准备一间宽大的办公室,还指派了一个专门为我送电讯稿的人。这个人不断地把共同社驻纽约记者发回的电条送到我的桌子上,我就据此埋头编译稿子,并不断地将其电传到新华社。为了让国内及时了解会议情况,当时只是全神贯注地编发稿件,顾不上喝茶就餐,一直紧张地工作了十余个小时。
这届联大是在美国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访华和尼克松总统发表访华声明之后召开的。会前,国内对这次会议的表决结果有一种乐观的预测,但仍不放心,因为不知道美国究竟是否会改弦更张,不再纠集他国阻挠恢复中国的席位。因此,中央对这届联大格外关注。
自1961年第16届联大以来,关于联合国的中国代表权问题(即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席位问题),在美国操纵下,一直作为“重要事项决议案”处理,需三分之二以上赞成票才能通过。到了1970年,由于阿尔巴尼亚等23国提案首次获得过半数支持,同年秋季以后,加拿大、意大利相继与中国建交,承认中国的国家增加,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
美国为保住台湾地区在联合国的席位,便串通日本在1971年的联大上抛出了两个新提案,一个谓之“逆重要事项决议案”,即阴谋把台湾驱逐出联合国一事,按联合国宪章第十八条规定的“重要事项”处理,如无出席大会的三分之二以上国家的赞成就不能驱逐;另一个是“复合双重代表制决议案”,就是让中国政府和台湾当局双方都拥有联合国席位。
第26届联大的表决结果挫败了美国的阴谋。25日那天,首先就保住台湾席位的“逆重要事项决议案”表决,结果以55票赞成、59票反对、15票弃权、2票不参加表决而遭否决。之后,台湾当局眼看大势已去,竟在主张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席位的阿尔巴尼亚等国的提案临近表决时,宣布脱离联合国,其代表随即悻悻退出联合国大会会场。一直坚持“一个中国”立场的蒋介石伪政权,采取此项重大举措,虽是不得已而为之,却是合乎逻辑的。此前,北京还真有人担心:让我们进去了,但台湾不退出怎么办? 台湾这么一退,中国就可以顺顺当当地进去了。
我从共同社的电讯稿上看到蒋介石代表退场的消息后,接着看到了阿尔巴尼亚等国的提案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3票不参加投票而获得通过时,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当时向北京转发这条消息时的激动心情,至今难以忘怀,而远藤等共同社的朋友们当时向我祝贺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图片

1971年,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外交部长乔冠华在会场开怀大笑。西方记者刊登照片《乔的笑》,并形容为“震碎联合国议事大厅的玻璃”。(来源:《纽约时报》)
恢复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是我国外交史上的重大事件。“在东京采访联合国大会”成为新华社苦心孤诣的开拓创新之举,笔者也因此受到表扬。50年前,笔者身在东京,见证这一高光时刻,三生有幸。
此一时彼一时,今日之新华社已是世界性现代大通讯社,是许多国际新闻组织成员,目前在境外设有180多个分支机构,建立了比较健全、覆盖全球的新闻信息采集网络,形成了多语种、多媒体、多渠道、多层次、多功能的新闻发布体系,每天24小时不间断用中文、英文、法文、俄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葡萄牙文和日文8种文字,向世界各类用户提供文字、图片、图表、音频、视频、网络、手机短信等各类新闻和经济信息产品,并同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通讯社或新闻机构签署了新闻交换、人员交流和技术合作等方面的合作协议。今天,有如此庞然大物存在,还需要远隔重洋从东京采访联合国的消息吗?       
新华社已有90年的光荣历史。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变强,是中国共产党发展壮大的生动写照。
新华社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成立最早的新闻机构,它诞生于革命的摇篮,在深山古庙里,在马背上,在窑洞里成长。在腥风血雨的年代里,新华社的社址随着中国革命的进程辗转迁移,从江西瑞金,历经瓦窑堡、保安城、延安、西戍、西柏坡,最后进驻北京。90年来,它一直肩负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发挥喉舌、耳目、智库和信息总汇作用。
年轻人未必知道,新华社的前身是红色中华通讯社(简称红中社),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成立,1934年10月随中央红军长征。1937年1月,为适应革命斗争形势的需要,根据中央的决定,红中社在延安更名为新华通讯社。1944年9月1日,新华社开办了对国外英语广播。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新华社在华北、晋绥、晋察冀、山东、华中各抗日民主根据地相继成立分社,成为抗日民主根据地对外发布新闻的唯一渠道。解放战争期间,新华社担负着中共中央机关报、通讯社和广播电台的任务,成为党中央指导全国革命斗争的重要舆论工具。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华社逐步统一和调整了全国各地的机构,成为集中统一的国家通讯社。20世纪50年代中期,新华社在强化国家通讯社职能的同时,开始建设世界性通讯社。

图片

1931年11月7日红中社在瑞金叶坪首次播发新闻的电台旧址。(来源:新华通讯社)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后,新华社全面推进战略转型,加快由传统新闻产品生产为主向现代多媒体新闻信息业态拓展、由面向媒体为主向直接面向终端受众拓展、由立足国内为主向有重点地更大范围参与国际竞争拓展,大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初步建成融通讯社业务、报刊业务、电视业务、网络业务、金融信息业务、新媒体业务和多媒体数据库业务等为一体的全媒体机构,舆论引导能力和国际传播能力不断提升,在国际传媒领域的地位和影响力与日俱增,正阔步向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世界性现代国家通讯社和国际一流的现代全媒体机构加速迈进。
在党的百年华诞之年和我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50周年来临之际,回眸笔者曾经工作过的新华社的发展奇迹,联想到我们党的事业的大发展和祖国几十年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感慨万千。笔者坚信,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
图片

作者 | 王泰平

编辑 | 党栋伟

审核 | 周文星

监制 | 姚   远


图片


Copyright © 2021.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