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时评】日本应努力实现冷静的对华外交 ——解读“中国威胁论”和西南诸岛军事化(下)

2021/10/14    键睿智库   致力于围绕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在线上和线下搭建活跃的公共交流平台。


2014年发生了什么?

同年11月,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在北京举行会议。会议期间,11月10日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钓鱼岛“国有化”后的第一次首脑会谈。在那之前的11月7日,时任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的谷内正太郎就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进行了会面,发表“为中日关系改善展开对话”的意见。中方将上述意见总结为四点原则共识。这就是钓鱼岛问题趋于缓和最重要的原因。
四点原则共识的第三条表示,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对此,中方解释为“日本承认存在领土争端”,而日本政府则表示“日本理解了中国的看法,但不会改变自己的看法”。也就是双方对于第三条共识在前半段使用了模棱两可的描述尽可能为双方留面子,而真正达成共识的是在在后半段“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等内容上。

此次会谈后,截至2021年8月日中两国又进行了总计18次首脑会谈,同时还推进了“日中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日中经济高层对话”等政府间协商。民间合作方面,2020年日中贸易总额约为32兆日元,新冠疫情爆发前的2019年中国赴日游客数量超过959万人。如果在如此活跃的民间往来下还有意见认为“日中关系很紧张”“钓鱼岛局势很危险”,只能说保有这种意见的人完全没有认清现实。矛盾在外交层面上的处理基本完成。

真正的风险要素?

但是风险依旧存在。对日中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已经得到处理持反对意见的人们主张“代替软弱的日本政府,我们自己要在钓鱼岛领海捕鱼以强化领海的实际控制”并积极展开行动,这就是问题所在。这类人群从2020年起开始活跃,主要以“日本文化频道樱花”的有关人员士和石垣市市议会的议员为首展开活动。他们拍摄了钓鱼岛周边的视频进行发布,主张“如果束手待毙,视频中的地方将被中国抢走”,以众筹等方式筹集活动资金。去年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访日时,称这部分为“不明真相的渔船”。一国的外交部长使用“不明真相”这样的字眼,也基本没有日本媒体去查明其真相并进行报导。这些人群抱有明显的政治目的,有可能搞登岛等过激行为,中国海警船对此时刻警惕着。而事实上,正是因为这部分人群长时间滞留在钓鱼岛周边水域,中国海警船也被迫长时间在同一海域内警戒。而这部分人群没有行动期间,中国海警船每月也会为了表示对四项原则共识持有“不同于日本的理解”而进入该海域1至3次,2小时左右会离开。这是一种近似“示威”的周期性行为,距安保上的重大威胁相差甚远。图片

如上述内容,中国海警船存在受到特别政治团体等诱导而进入争议海域的情况,但大多数人却对此毫不知情,“被迫”感受到中国带来的威胁日益提升。这才是误读日中外交的“当前位置”,加速日本自卫队在西南诸岛部署的真正的“风险诱因”。

结论

最后,笔者也想讨提到日本现政权的“狡猾”。如上文所述,日中两国在2014年发表了四项原则共识以后,钓鱼岛局势恢复到相对平静,两国首脑和民间交流也非常活跃。但是现政权一方面与中国就回避冲突达成一致,另一方面却鼓吹中国威胁性日益上升。实质上这都是为了达成修宪、部署自卫队的政治战术。同时,可能还有对美国的考虑。遗憾的是多股自由派势力也被卷入这一战术之中。从四项原则共识也能看出,中国并不是不能进行外交的对象。对华外交应该为了达成维护东亚地区的和平稳定这一共同目标,冷静、切实地进行交涉。为此,有必要回归现实,规避“中国威胁论”的误导,确立正确的中国观。

 

作者:泉川友树

冲绳大学地域研究所特别研究员

 

本文系作者授权键睿智库编译刊发,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特此声明。



Copyright © 2021.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