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时评】梁亚滨:卡塔尔断交风波背后的“小国大外交”(上)

2017/6/13    梁亚滨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

卡塔尔断交风波背后的“小国大外交”(上)

作者介绍

梁亚滨博士,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研究和教学方向为中美关系、东北亚安全和军事战略等。目前出版专著一部《美国霸权的金融逻辑》,参与编辑出版学术著作三部,撰写并发表多篇学术期刊,涉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国海洋战略、美国军事战略、“一带一路”倡议和网络安全等领域。作者系键睿智库高级顾问。

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讲,卡塔尔与多个阿拉伯国家断交事件既有直接的现实原因,又有深远的历史和地缘政治原因。简单阅读几份断交声明,我们会发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主要理由都是卡塔尔干涉他国内政和支持恐怖主义。那么答案也无疑藏在这两个理由当中。


首先,卡塔尔“小国大外交”的外交政策遭到阿拉伯国家的强烈反对。此次断交事件的直接原因是卡塔尔国王在5月底在一次军事活动上的讲话。据传,国王在发言中指出“伊朗是关系到地区稳定的一个重要的国家,不应该跟伊朗把关系搞坏,敌视伊朗是不对的”。作为一个逊尼派国家,卡塔尔国王的表态似乎是在拉拢什叶派的伊朗。这无疑立刻激怒了整个逊尼派国家,特别是沙特阿拉伯。这背后的原因是卡塔尔不满足于作为一个小国家的存在,特别是不再满足于作为沙特阿拉伯的“小兄弟”而存在

1995年新国王(埃米尔)上台后,外交政策发生巨大改变,不断提升卡塔尔在地区权力结构中的影响力,在大国之间寻求平衡,即“刷存在感”。可是作为一个小国,卡塔尔在强国、大国林立的逊尼派世界里,根本无法显示独特的存在感。因此,卡塔尔只能采取剑走偏锋的策略,与逊尼派的非主流势力、甚至什叶派国家打交道,充当各个势力之间的传话人、斡旋者或调停人。卡塔尔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以小搏大”的战略目的,撬动整个阿拉伯世界,乃至整个逊尼派世界。但是,卡塔尔的伟大理想却遭到阿拉伯世界的普遍怀疑和不满,被认为是对阿拉伯世界和逊尼派穆斯林的背叛。这种不满终于在现在达到了顶峰,引发阿拉伯世界的核心国家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牵头的集体制裁,且迅速升级,带来示范效应,利比亚、也门、马尔代夫等国随后也宣布与卡塔尔断交。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在遭到诸多阿拉伯邻国孤立之际,卡塔尔得到了来自非阿拉伯国家伊朗、土耳其的援助。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月12日报道,伊朗和土耳其向卡塔尔派送满载食物的多架次飞机。此外,土耳其还以军事训练合作的名义在卡塔尔部署军队,土耳其在卡塔尔有自己的军事基地。这也说明,卡塔尔的平衡外交确实起到了作用,其生存并非需要完全依附于沙特等阿拉伯国家

第二,卡塔尔与政治伊斯兰运动的密切关系引发阿拉伯世界世袭政权的恐惧。政治伊斯兰(Political Islam)是以宗教为工具或载体,表达政治诉求。美国学者古利安·迪纽克认为政治伊斯兰是伊斯兰教政治化的表现,他指出,“政治伊斯兰是一些追求政治目标的个人、团体和组织对伊斯兰教工具化而产生的一种形式。它通过对未来的构想,为应对社会挑战提出政治回应,为重新界定和解读从伊斯兰传统中借用来的概念提供基础。”1928年,哈桑·班纳在埃及伊斯梅利亚市建立了第一个政治伊斯兰组织—穆兄会。它是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政治伊斯兰组织,其影响不仅在埃及国内,还遍及整个伊斯兰世界。当今世界几乎所有的政治伊斯兰组织均与埃及穆兄会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或受其思想影响。与埃及穆兄会有密切关系的政治伊斯兰组织有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突尼斯的伊斯兰复兴党,叙利亚、利比亚、约旦等国的穆兄会。尽管政治伊斯兰运动表现出对世俗权力和生活准则的敌视,具有强烈的宗教保守主义意识形态,但是却有明显的民主倾向,反对世袭独裁政权。

因此,在诸多王权专制或者个人独裁政权中,政治伊斯兰是不可接受的政治运动,因为会威胁到专制政权的统治。例如在“阿拉伯之春”过程中,埃及的穆兄会在穆巴拉克政权倒台后依靠民众的支持赢得总统大选,但是遭到以沙特为首的专制王权国家的集体敌视。最终,穆兄会在军事政变中被迫下台,甚至沦为非法组织。然而,与大多数专制王权国家不同的是,卡塔尔与政治伊斯兰运动一直保持密切关系,特别是埃及的穆兄会、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很多穆兄会的高级领导人都在卡塔尔拥有合法的居留权。在卡塔尔看来,穆兄会和哈马斯等政治伊斯兰运动组织代表了民众的真正要求和利益卡塔尔在外交政策领域的特立独行,特别是与伊朗和穆兄会的关系,对其它阿拉伯国家来说不仅仅是意识形态和外交政策的差别,而是现实的直接威胁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键睿智库全网独家首发,未经本智库授权,不得用于其他用途,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