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时评】梁亚滨:卡塔尔断交风波背后的“小国大外交”(下)

2017/6/14    梁亚滨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

卡塔尔断交风波背后的“小国大外交”(下)

作者介绍

梁亚滨博士,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研究和教学方向为中美关系、东北亚安全和军事战略等。目前出版专著一部《美国霸权的金融逻辑》,参与编辑出版学术著作三部,撰写并发表多篇学术期刊,涉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国海洋战略、美国军事战略、“一带一路”倡议和网络安全等领域。作者系键睿智库高级顾问。

接上文

第三,卡塔尔埃米尔的个人经历引发阿拉伯世袭专制王权的不满和恐惧。在1995年卡塔尔宫廷政变之前,卡塔尔与其他海湾王权国家堪称兄弟般亲密无间。实际上,双方关系的恶化源于那场引发卡塔尔君主权力更迭的政变。

在当代国家中,合法性依赖于政治权力的有效性,这也是近代政治的基本特征之一。根据马克思·韦伯,一个国家的合法性必须建立在一个共同认可的基础上,这种认可可以是神秘的或是世俗的力量,可以分为传统型、法理型和克里斯玛型(个人魅力型)传统型是指合法性来自于传统的神圣性和传统受命实施权威的统治者。法理型是指合法性来自于法律制度和统治者指令权力。魅力型是指来自于英雄化的非凡个人以及他所默示和创建的制度的神圣性。

卡塔尔尽管形式上是君主专制国家,其合法性的来源属于传统型,即君权神授、父子相承,但实际上却存在巨大的不足,因为现任埃米尔是通过政变篡夺权位,并不是从上任埃米尔通过传统的“合法手段”获得。卡塔尔新埃米尔破坏了君权神授的政治原则,也就破坏了自己担任埃米尔的合法性,同时对其他君主国的王权原则构成威胁。换句话说,新任埃米尔的合法性无法再依靠传统来取得。而魅力型合法性一般只会存在于开国君主或者带领国家解决了重大挑战的君主身上,新任埃米尔显然也不符合这种要求。所以,新任埃米尔只能寻求第三种方式来实现政权的合法性,通过法理来重建合法性,摆脱君权神授的旧传统

在现代社会,这种法理路径只能导向一定程度上对民主原则和开放政策的认可,借助民众的认可和支持来重构合法性。这是现任卡塔尔政权与穆兄会和哈马斯等政治伊斯兰组织、乃至伊朗关系密切的主要原因。相对于沙特等绝对君主专制国家和叙利亚等世俗独裁国家,穆兄会、哈马斯和伊朗的政治组织形态在中东地区表现出难得的民主特色。他们之间在意识形态上对于群众的态度,有共通之处。埃米尔上台后进行了一系列的内政改革,扩大政府的开放性和大众参与度,包括结束对报纸、电视和电台的审查,允许选举产生市议会,国家实行三权分立等。这让卡塔尔政府在国际上占据了一定的道德高地,拥有较大的话语权。半岛电台在国际传媒舞台上的横空崛起就是这种话语权张力的突出表现。再加上卡塔尔较少的人口和丰厚的油气资源,使卡塔尔成为全世界人居收入最高的国家,人均GDP高达10万美元每年。经过二十年的努力,哈迈德·阿勒萨尼埃米尔终于成功地使卡塔尔的君主权力能够根植于大众政治,而又不会产生难以控制的破坏性后果。在这一点上,其它君主国家是无论如何不敢轻易尝试的,因为将权力下放给民众非常可能导致君主王权的崩溃,特别是人口数量巨大的沙特和存在巨大什叶派民众的巴林。

对沙特阿拉伯来说,卡塔尔对穆兄会和哈马斯的同情就是同情恐怖分子,就是干涉他国内政,破坏地区稳定。长期以来,海湾君主们虽然都对卡塔尔心怀不满,但一直未能采取决断措施,这次终于决定痛下杀手,严厉惩罚卡塔尔。

第四,特朗普冲击。特朗普总统上台后,美国新政府的中东政策发生巨大转变。原来灵活多变的多边外交逐渐呈现出两大阵营的对抗性。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政府非常倚重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来发挥作用,也努力致力于与伊朗进行和平谈判。因此,卡塔尔能够在多边外交中寻求平衡。但是,特朗普作为政治上的素人,非常倾向于以非黑即白的视角来分析问题,对伊朗的敌视使中东地区越来越呈现出逊尼派与什叶派两大阵营之间对峙的格局。尽管美军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就坐落在卡塔尔,而且卡塔尔在政治上进行的改革符合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但是特朗普总统访问中东期间,明显表现出对沙特和阿联酋的倚重。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和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对伊朗和穆兄会的态度基本上和沙特、阿联酋的态度完全一样。这使得卡塔尔在中东国家之间的斡旋者角色失去了意义,同时也让沙特等海湾君主国可以不用担心美国的介入,放心“放弃”并惩罚卡塔尔。卡塔尔必须做出选择,要么倒向沙特等逊尼派海湾君主国,要么倒向伊朗。阿拉伯国家痛下杀手的断交行为,包括对卡塔尔陆地和领空的封锁,就是逼卡塔尔就范,死心塌地做阿拉伯世界的小弟。

最后,未来的卡塔尔会不会与阿拉伯世界决裂呢?总体来看,卡塔尔没有决裂的本钱。卡塔尔过去的平衡外交主要是基于均势的逻辑。这在奥巴马时期的多边灵活外交格局下,是可以存在的。但是,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沙特政府现在表示出一种强烈的进攻性姿态,于是卡塔尔的平衡外交政策很可能无法继续下去。无论是出于宗教原因,还是出于政治原因,亦或出于力量计算,卡塔尔都不可能彻底倒向伊朗。所以,最终结果很可能是卡塔尔最终放弃抵抗,在美国或其它逊尼派国家的调停下,重回阿拉伯世界。如果这样的话,现任埃米尔极有可能会付出王位代价。到目前为止,卡塔尔埃米尔对沙特等国断交行为的回应是“表示遗憾”,没有进一步的强硬报复性的措施,为未来的谈判留下余地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键睿智库全网独家首发,未经本智库授权,不得用于其他用途,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