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时评】安倍重组内阁,继续强军路线

2017/8/18    栗硕   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博士生,研究方向为日本政治、军事及东北亚安全。出版专著《日本军事转型评介》,在《国际论坛》《和平与发展》等期刊发表论文10余篇,在《环球军事》《世界知识》等杂志发表时评文章30余篇。


专家简介:栗硕,现为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博士生,研究方向为日本政治、军事及东北亚安全。出版专著《日本军事转型评介》,在《国际论坛》《和平与发展》等期刊发表论文10余篇,在《环球军事》《世界知识》等杂志发表时评文章30余篇。本文系作者授权键睿智库独家发布。


2017年8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内阁进行了重组。19名阁僚中,副首相兼财相麻生太郎、官房长官菅义伟等5人留任;领土问题特命担当大臣江崎铁磨等6人首次入阁。安倍晋三自2012年底第二次就任首相以来,共经历了第二届内阁(第46届众议院选举后)、第二届改组内阁、第三届内阁(第47届众议院选举后)、第三届第一次改组内阁、第三届第二次改组内阁、第三届第三次改组内阁等6次内阁。“内阁改组”是在首相不变的情况下,对阁僚进行更换;是首相为了激发内阁活力、淘汰问题阁僚、拉升国民支持、平衡派阀利益、维持长期执政的重要手段。安倍此次改组内阁与以往数次相比,显得较为被动与仓促,是在问题频发、支持率急剧下降等背景下的无奈救急之举;因此,巩固执政基础、避免再次出现致命问题、消解民众排斥情绪、维持政权平稳运行,并力求在此基础上实现“修宪”夙愿,则是安倍重组内阁的主要目的。

1

“工作能手”略微挽回倾颓形势

    由于森友学园、PKO日报等问题曝光,安倍内阁的诚信备受国民质疑,其支持率急速下降。据共同社7月份的舆论调查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骤减为29.9%,比6月份下降15.2个百分点。7月2日举行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安倍为总裁的自民党饱尝了历史性惨败,再次显示出安倍内阁的倾颓之势。在此背景下,原本一路顺畅、强势稳定,甚至放言要在2020年确保新宪法实施的安倍晋三不得不开始筹划对内阁进行重组。

    为了挽回执政局势,安倍自我标榜此次改组内阁为“工作能手”内阁,意即通过大比率选任工作经验丰富、精通相关业务的阁僚来确保政权的平稳。此次改组中,部分人士的选任与更换成为了关注焦点。已连续任职长达4年7个月的原外相岸田文雄在自我要求下退出内阁,改任自民党政策调查委员会会长,蓄势待发瞄准“后安倍时代”的首相职位;河野太郎就任外相,其父河野洋平曾作为官房长官于1993年发表过承认日军侵略及慰安妇等问题的“河野谈话”;曾于2015年打算挑战安倍参选自民党总裁、但因未能找齐20名推荐人而被迫放弃的野田圣子就任总务相,表示将谨慎考虑是否持续以往每年都在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曾于2012年至2014年担任防卫相的小野寺五典再次就任防卫相。

    目前来看,安倍重组内阁基本实现了止跌支持率的目的。日本各大媒体舆论调查结果均显示内阁改组后支持率有所上升,调查结果为35%至44.4%不等。值得一提的是,新内阁成立后不久,领土问题担当相江崎铁磨、奥运担当相铃木俊一相继曝出发言不当、政治资金涉嫌作假等问题,对安倍内阁的持续运行将产生多大影响则有待进一步观察。

2

借朝鲜射弹“危机”转移民众视线

    内阁改组后不久,安倍晋三便放言要修改《防卫计划大纲》。8月6日,安倍在记者会上表示“为了应对安全环境的变化,有必要重新审视防卫力量的应有状态;除了强化西南防御与导弹防御外,还要注重太空、网络等新型战略领域。”伴随着朝鲜频繁试射导弹的举动,安倍着力将其国内的关注点转移至构筑导弹防御能力与加强军事力量建设上来,以在一定程度上缓冲森友学园等问题带来的执政压力。

    为了营造一种“日本正面对重大危机”的紧张氛围,以借朝鲜问题转移民众视线,安倍在此次内阁改组中,任命了一直主张强化反导实力、构筑对敌基地攻击能力的小野寺五典。小野寺主张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在自民党拟制“新安保法”并促使国会将其通过的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2017年2月,日本自民党安全保障调查会设立了“弹道导弹防御商讨小组”,小野寺任组长;同年3月底,安全保障调查会与自民党国防小组召开了联席会议,小野寺任会议主席。该会议批准了“弹道导弹防御商讨小组”向政府提交的建议草案,要求引进陆基宙斯盾系统,并就拥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展开讨论。

    8月3日,内阁改组当天,安倍便向小野寺下达了修改《防卫计划大纲》的指示,表明要增加强化应对朝鲜射弹的内容;8月4日,小野寺视察了为防备朝鲜发射导弹而部署在防卫省内的PAC-3地对空拦截导弹部队,并在当日的记者会上表示出要对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展开积极探讨的想法;8月8日,日本出台2017年版《防卫白皮书》,将朝鲜问题定位为“新阶段的威胁”;8月10日,小野寺针对朝鲜威胁要向关岛周边发射导弹的言论,表示“日本将有可能基于‘新安保法’将之认定为‘存立危机事态’,从而采取相应军事行动。”小野寺积极主张日本在日美同盟的框架下拥有对敌基地攻击能力,还于5月初在美国进行了游说。再次就任防卫相后,小野寺将对此加以推进,并会把讨论结果反映在安倍授意修改的《防卫计划大纲》之中。据悉,新大纲将于2018年底左右获得内阁通过,并从2019年4月1日开始执行。

3

“修宪”仍是安倍夙愿

    安倍重组内阁后,进一步强化了对“外部威胁”的渲染与宣传,企图借此转移民众视线,以期再次恢复政权平稳运行后一举实现“修宪”夙愿。5月3日,安倍表示“希望使2020年成为新宪法施行之年”,并提议“在第九条中新增写明自卫队存在的内容”。随后,自民党内部加快了对修宪的讨论与运作。然而,伴随着森友学园及PKO日报问题的持续发酵,本来想借助长期稳定政权来实现“修宪”夙愿的安倍感到了阻力与困难。

    为此,安倍急切地重组内阁,试图恢复以往的稳定政权。与此同时,自民党继续强力推进着“修宪”的筹备工作。8月1日,自民党升格了“宪法改正推进本部”的事务局,其职员由原来的其他部门兼任改为专门任职,成为自民党内的独立机构,今后还将增员并进一步扩大机能;8月3日,安倍任命“宪法改正推进本部”事务局长上川阳子为法务相,以促使自民党与内阁在推进修宪过程中的统一与融合;8月10日,“宪法改正推进本部”新设事务总长一职,进一步强化了修宪体制。伴随着“推进本部”事务局相关机制的不断完善与扩充,自民党内关于宪法修正案的讨论也得到了高效推进。8月上旬,“推进本部”已就如何修改第九条等内容展开了研讨;今后在安倍的极力催动下,可能会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出示具体的修宪草案,从而极大地推动日本的修宪进程。

    安倍改组内阁的最终目的是确保在长期稳定的政权下实现“修宪”夙愿,而渲染“外部威胁”既为其强化自卫队作战能力、制造“现行宪法不适应当前形势”的既成事实提供了借口,也成为了其转移民众实现、消解执政危机、维持长期平稳的一种手段。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键睿智库独家发布,未经本智库授权,不得用于其他用途,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