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睿时评】王泰平:身处东瀛看祖国——庆改革开放40周年,直抒六渡日本的不同感受(上)

2018/12/18    王泰平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日友好协会理事

本文作者:王泰平

王泰平,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驻札幌总领事、驻福冈总领事、驻大阪总领事(大使级)、驻财团法人日中友好会馆中国代表理事。现任中韩经济发展协会会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中日友好协会理事、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常务理事等职。除外交事务外,王泰平先生还出版及翻译了多部著作,在中日关系的友好发展上作出了突出贡献。


从上世纪60年代到2006年,我奉派常驻日本6次,总共20多个春秋。身处日本看祖国,深切感受到我们国家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后的崛起。


我1969年5月到日本当记者。当时,中国正在闹“文化大革命”,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物资匮乏,温饱问题突出,而日本正在经历经济高速增长时期。1964 年,东京在一片欢乐声中举办了奥运会。是年,以东京为中心,修建了一些高速公路,开通了东京到大阪的称之为“新干线”的时速为200多公里的高速铁路。商品充足,市场上五光十色,一片繁荣景象。电冰箱、洗衣机、彩色电视机、音响设备、录音机进入寻常百姓家。“自家用”小汽车热销全国,以至于造成东京、大阪等大城市严重的交通拥堵,出现了上下班高峰时段步行快于车驶的现象。1970年,大阪举办了世界博览会,成为日本跻身于经济大国行列的又一个标志。从经济规模和经济总量看,我偌大的祖国当时仅为日本的一个零头。


虽然当时国内高唱“莺歌燕舞”,“风景这边独好”,但目睹日本的现实,在巨大的经济社会发展差距面前,不能不受到严重的冲击。当时我想:难道社会主义社会只能是短缺经济吗?什么时候能赶上日本呢?


尤其是当我走在东京街头,看到摆在一个个日本家庭阳台上的洗衣机时,不禁觉得这东西太奢侈了,衣服自己不洗,让机器代劳,这不就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吗,我们中国人一辈子都不会去买它。现在说起来未免滑稽可笑,但当时我的确就是那么想的。存在决定意识嘛!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洗礼,就把人“洗”成这样“纯洁、可爱”了。有的同事比我更“纯”,在讨论我入党的会上,对我回国前买了一台9吋黑白电视机,提出严厉批评,硬说这是“资产阶级思想的表现”。不过话说回来,我这台小电视带回国后,可受到了“热烈欢迎”。当时我住在外交部招待所一间十几平米的小屋里,天天夜里挤满了观众。当时,国内有几家有电视啊!


1988年我到驻日本使馆工作,有了另一番感受。改革开放了,人们被禁锢的思想获得了解放,加之从1984年实行使领馆工资改革,外交人员的口袋里总算有点钱了。于是,使馆上上下下出现了采购热。从各种家电,到塑料盆、衣架、窗帘,等等,各色生活用品都成了热购对象。回国休假或任满回国,一般都要带回十来个纸箱子。加上到外交部供应处去取的货,采购量之大,蔚为壮观。这也难怪,因为当时国内的经济虽因改革开放而有所改观,但物资短缺的局面仍未根本改变,产品的质量普遍不高,国内的市场仍是卖方市场。


80年代后期,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中国的轻工业品在日本市场上出现了,且越来越多,从而改变了中国销往日本的只是农牧渔业产品的局面,结束了过去那种宁肯自己不吃,也不得不用一吨大对虾去换一吨钢的历史。可是,这一时期,中国的服装、鞋帽根本进不了“三越”、“高岛屋”等日本一流的大商店,只能摆在“马喰町”那样专卖便宜货的商店街摊位上,当处理品甩卖,日本中产阶级家庭的人从不问津,更有钱的人更是不屑一顾。那时,在日本人的眼里,中国货就是低档货。他们穿戴惯了他们自己的国产品,看不上中国货,心理上有抵触,价钱便宜也不买。甭说日本人,在日本的中国人也是如此,以至于宁肯咬咬牙去买件“日本制”的西服,也不买中国出口到日本的西服。这也难怪,因为那时的中国货,虽然价廉,但质量的确不如日本的。比如,中国出口的西装,往往扣眼锁的不好,扣子钉的不结实。衬衣往往缝的跑线,衣服上还滴落当啷的带着不少线头。


然而,情况在不断地变化。进入90年代,中国货像潮水一般大批涌入日本市场,且在“三越”、“高岛屋”等高级大商店里占了一席之地。不仅是各种各样的服装、卧具、餐炊具、玩具等生活用品,而且有彩电、音响、电冰箱、自行车、工具等机电产品,这在1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日本本身就是一个世界上数得着的生产大国,它生产的上述产品,誉满天下,畅销世界,外国商品很难与之媲美。再说,日本人用惯了自己的国产品,对外国货一向是很挑剔的,“中国制造”的产品若无相当的市场竞争力和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是很难打入日本市场的。那么,中国货打入日本市场的奥妙在那里呢?奥妙就在于“物美价廉”四个字。由于中国向日本出口的商品,都是按着日本进口商的质量、品种和规格要求生产的,外观、质量都好,而当时中国的劳动力价格相当于日本劳动力价格的1/25,同样的产品,在中国生产比在日本生产,其成本要低得多。 


随着对日出口的迅速增加,“中国制造”的小商品充斥日本的“百(日)元店”。100日元当时约为人民币7元多,在中国卖几角钱,顶多也不过1、2元钱的东西,进了日本的百元店,就身价几倍,而这些东西若在日本国内生产,光是成本也不止100日元,到了店头的价格自然更高。这就是“百元店”里的中国小商品既受贸易商青睐,又受消费者欢迎的秘密。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2022.键睿智库   China / Japan
严禁擅自复制、转载、链接网站上的所有著作(文章、图片、图片等) 
ICP备案:2020034799